簡體中文
手機網
民宿網
政務網

品味杭州

前往杭州旅遊之前

我們將爲你提供盡量周全的實用資訊。

李叔同

分享: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杯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一曲《送別》唱到今天,激起人們多少往日情懷!這首名歌的曲作者,是美國音樂家福斯特;而詞作者,便是我國近代藝壇上的一位傑出的先驅人物李叔同:,也就是後來的弘一法師。

 

 

 

 

關于李叔同先生皈依佛門的緣起,衆說紛纭,但無論在俗、出家,李叔同的“塵緣”實際上從未斷過,且十分認真執著和徹底。他傳奇般的一生充滿詩意和神秘感,今天的人們,觀照昔日弘一大師的塵緣萍蹤,想必會多一份對人生的感悟和啓示!

 

由于家庭的變故,李叔同14歲陪他的生母南遷上海。 

 

晚清的上海,也是西洋文明和東方文化碰撞的邊緣。既有傳統文化的底子,又有“歐風東漸”的浸染。李叔同在上海入南洋公學從蔡元培先生受業,與邵力子、黃炎培、謝無量等人同學。這是當時上海最先進的學校。在這裏,他一方面接受了較系統的儒家經典教育,一方面又吸納了“新學”的精華,促發了他積極用功,奮發有爲的心態。當時上海文壇有著名的“滬學會”,參加者多爲一時俊傑。而李叔同應征的文章,名字屢屢列爲第一,從此被上海的名士聞人所青睐,被視爲“才子”馳名于上海灘。

 

在此期間,李叔同結識了上海的詩妓李蘋香,他們一見傾心。那年她22歲,他21歲。

 

 

李叔同在上海與詩妓李蘋香的合照

 

 

丹青與粉墨 

 

初到日本,對于明治維新以後的西化成果深感羨慕,對西洋藝術全面研攻。他在上野美術學校西畫科從黑田清輝等畫家學習,同時又入音樂學校研究樂學與作曲,業余還研究戲劇。

 

 

 

爲人師表 

 

李叔同一貫是堅定執著的愛國者。留日期間,就加入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參與反清的革命鬥爭。1911年回國後,李叔同擔任上海《太平洋報》藝術副刊主筆,竭力宣傳革命。在上海,他加入文藝革命團體“南社”,創作了《祖國歌》《大中華》等振奮人心的歌曲。作爲激進的青年,他不滿黑暗的現實,要求改革社會,報效國家。滿腔愛國激情,化爲澎湃激昂的詩句:“雙手裂開鼷鼠膽,寸金鑄出民權腦”,“男兒若論收場好,不是將軍也斷頭。”

 

由于他的博學和人格魅力,李叔同令師生們敬仰有加。“一師”時期,也是李叔同生命的輝煌時期,在各個藝術領域,詩、音樂、美術、金石書法方面,均達到了那個時候的最高境界,爲後人提供了咀嚼不盡的精神食糧。

然而,這位漸臻于完美之境的大藝術家,卻在“五四”運動的前夕、1918年8月19日,在杭州定慧寺出家,正式皈依佛門。

 

 

念佛不忘救國

 

李叔同出家後,發願精研戒律,並且嚴格依照戒律修持,虔誠得近乎苦行僧。初修淨土宗,後來又修律宗。律宗向以戒律森嚴著名,一舉一動,都有規律,嚴肅認真之極,被稱爲佛門中最難修的一宗。爲弘揚律宗,曾立下四誓:

 

一,放下萬緣,一心系佛,甯墮地獄,不作寺院主持;二,戒除一切虛文缛節,在簡易而普遍的方式下,令法音宣流,不開大法,不作法師;三,拒絕一切名利的供養與沽求,度行雲流水生涯,粗茶淡飯,一衣一袖,鞠躬盡瘁,誓成佛道;四,爲僧界現狀,誓志創立風範,令人恭敬三寶,老實念佛,精嚴戒律,以戒爲師。二十多年精誠莊嚴的自律苦修,弘一法師使傳統斷絕數百年的律宗得以複興,佛門稱弘一爲“重興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師”。

 

 

推薦活動

© 2014 杭州市文化廣電旅遊網 版權所有 浙ICP備05017009號 創意設計:潤嘉科技

杭州文廣旅遊發布

官方微博

96123

旅遊投訴熱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