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中文
手機網
民宿網
政務網

品味杭州

前往杭州旅遊之前

我們將爲你提供盡量周全的實用資訊。

茅以升

分享:

茅以升,土木工程學家、橋梁專家、工程教育家。上世紀30年代,他主持設計並組織修建了錢塘江公路鐵路兩用大橋,成爲中國鐵路橋梁史上的一個裏程碑,在我國橋梁建設上做出了突出的貢獻。他主持我國鐵道科學研究院工作30余年,爲鐵道科學技術進步做出了卓越的貢獻。是積極倡導土力學學科在工程中應用的開拓者。在工程教育中,始創啓發式教育法,堅持理論聯系實際,致力教育改革,爲我國培養了一大批科學技術人才。長期擔任學會領導工作,是我國工程學術團體的創建人之一。
 
 
 

“弄潮兒”制服錢江潮,日軍空襲中建成大橋 

 

上個世紀初,杭州人若說起某件事絕對辦不成時,就會說:除非錢塘江上架起一座大橋。當時的錢塘江,上遊時有山洪暴發,下遊常有海浪湧入,若遇台風過境,濁浪排空,勢不可擋,浪頭高達5至7米的錢塘江大潮更令人生畏。此外,錢塘江底的流沙有40多米深,打樁難度很大。

 

這也是茅以升在紀錄片《架橋人》中回憶往事時,提到的造橋兩大難題。大橋剛開始打樁時,這樣的惡劣條件每天只能打成一根樁,僅是設計總量的1/1400;600噸的沉箱浮運時被漲、落的錢塘潮來回沖走,難以落位挖土。

 

 

  

當時,建大橋的錢是民間籌資和銀行借貸的。面對緩慢的進展,各方面都産生了撤資的念頭。茅以升沒氣餒,他和工程人員潛心商量,一一克服了難題。先用江上測量儀定位,再抽水至高處,通過水龍帶將江底泥沙層沖出一個洞,然後往洞裏打樁,這種用“射水法”一晝夜可打樁30根;沉箱的6個鐵錨由每個3噸改爲10噸重,在漲潮時放沉箱入水,落潮時趕快就位,結果十分順利。

 

 

 

茅以升和大橋的80多名工程技術人員、900名工人一起攻克了80多個難題,並率先將基礎、橋墩、鋼梁三種工程一起施工。當時,日軍已經在國內發動戰事,轟戰機常常飛過江面空襲,大橋是在爆炸聲中艱難建設的,茅以升還差點因空襲喪命沉箱。

 

 

 

 

通車89天後遭日軍入侵,茅以升親自安排炸毀 

 

1937年12月23日,對茅以升來說終生難忘,那晚他在自己的書桌前寫下8個大字“抗戰必勝,此橋必複”。當天下午5點多,隨著巨大的爆炸聲響起,錢塘江大橋的兩座橋墩被毀壞,五孔鋼梁折斷落入江中,那時大橋剛剛通車才89天。

  

1937年11月日軍全面侵華,上海淪陷後,杭州危在旦夕。11月16日,南京政府下令:如果杭州不保,就炸毀錢塘江大橋。而茅以升在設計錢塘江大橋時已經預判到了形勢,南2號橋墩留有長方型大洞。他親自標注爆炸致命點,並親自看著100多根引線接好,在大橋轉移數十萬百姓和巨額物資後,在日本軍隊即將過橋時,點燃引線,看著大橋轟然倒下。

 

 

 

1949年5月杭州解放前夕,國民黨也曾將大橋炸出一個洞,以破壞鐵路運輸。當時21歲、三天兩夜都在大橋上搶修的陳水根老人,今天也再次來到大橋。“當時,我們泰鑫鐵工廠(杭州鍋爐廠前身)8個人,冒著炮火在5號橋墩鐵軌上修補。”陳師傅當時負責打鉚釘,由于當時釘聲、炮火聲交織,他的聽力也受到了一定影響,現在他每次坐火車經過大橋,都會情不自禁朝窗外看。

 

錢塘江大橋在1953年才得到全面恢複,多根橋墩在1937、1944、1945和1949年四次被炸過,均能繼續使用。如今登上杭州六和塔後極目眺望,會看到一座雄偉的現代化兩層鐵路、公路大橋飛架在錢塘江上,很有曆史感。

 

 

 

 

 

 

 

 

茅以升故居

 

杭州南山路清波門,有一幢青磚小樓,這裏是一代橋梁大師茅以升曾經居住過的地方。這是一幢中西式兩層小樓,建于民國年間,面寬兩開間,進深三間,青磚砌牆,木板鋪地,黑瓦蓋頂,面積約200平方米。舊居庭院小巧,鬧中取靜,傳爲茅以升向大商人徐祖鼎租用的。 

 

 

 

 

 

 

 

推薦活動

© 2014 杭州市文化廣電旅遊網 版權所有 浙ICP備05017009號 創意設計:潤嘉科技

杭州文廣旅遊發布

官方微博

96123

旅遊投訴熱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