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中文
手機網
民宿網
政務網

品味杭州

前往杭州旅遊之前

我們將爲你提供盡量周全的實用資訊。

沈 括

分享:

    沈括(1031~1095年),宋代科學家、醫家。字存中,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嘉祐末年(1063年)進。嘗官至翰林學士,學識廣博,其代表作《夢溪筆談》涉及各個學科,舉凡天文、律曆、兵法、音樂、蔔算、物理等等,莫不涉獵,書中對我國古代重大發明,如指南針之裝置、活字印刷、石油冶煉等,皆有提及。于醫學方面,嘗著有《沈存中良方》(得稱《良方》),以及《夢溪筆談》及《補筆談》中,都有涉獵,如提及秋石之制備,論及四十四種藥物之形態、配伍、藥理、制劑、采集、生長環境等。其《良方》由後人與蘇轼之《醫藥雜說》合並,成《蘇沈良方》,現有多種版本行世。

 

 

 

文武雙全的沈括

    沈括文武雙全,不僅在科學上取得了輝煌的成績,而且爲保衛北宋的疆土也做出過重要貢獻。北宋時期,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都十分尖銳。遼和西夏貴族統治者經常侵擾中原地區,擄掠人口牲畜,給社會經濟帶來很大破壞。沈括堅定地站在主戰派一邊,在熙甯七年(公元1074年)擔任河北西路察訪使和軍器監長官期間,他攻讀兵書,精心研究城防、陣法、兵車、兵器、戰略戰術等軍事問題,編成《修城法式條約》和《邊州陣法》等軍事著作,把一些先進的科學技術成功地應用在軍事科學上。同時,沈括對弓弩甲胄和刀槍等武器的制造也都作過深入研究,爲提高兵器和裝備的質量做出了一定貢獻。  

 

    《夢溪筆談》是宋朝的沈括所著的筆記體著作,大約成書于1086年~1093年,收錄了沈括一生的所見所聞和見解。現存《夢溪筆談》分爲26卷,分故事、辯證、樂律、象數、人事、官政、權智、藝文、書畫、技藝、器用、神奇、異事、謬誤、譏谑、雜志、藥議17個門類共609條。內容涉及天文學、數學、地理、地質、物理、生物、醫學和藥學、軍事、文學、史學、考古及音樂等學科。《夢溪筆談》是中國科學技術史上的重要文獻,百科全書式的著作。  

 

    沈括在《夢溪筆談》中留下了曆史上對指南針的最早記載。他在書卷二十四《雜志一》中記載:“方家以磁石磨針鋒,則能指南,然常偏東,不全南也。”這是世界上關于地磁偏角的最早記載。西方直到公元1492年哥倫布第一次航行美洲的時候才發現了地磁偏角,比沈括的發現晚了四百年。沈括在《夢溪筆談》的《補筆談》第三卷中《藥議》中又記載道:“以磁石磨針鋒,則銳處常指南,亦有指北者,恐石性亦不同。”沈括不僅記載了指南針的制作方法,而且通過實驗研究,總結出了四種放置指南針的的方法:把磁針橫貫燈芯、架在碗沿或指甲上,以及用絲線懸挂起來。最後沈括指出使用絲線懸挂磁針的方法最好。

 

  

    在光學方面,《夢溪筆談》中記載的知識也極爲豐富。關于光的直線傳播,沈括在前人的基礎上,有更加深刻的理解。爲說明光是沿直線傳播的這一性質。他在紙窗上開了一個小孔,使窗外的飛鳥和樓塔的影子成像于室內的紙屏上面進行實驗。根據實驗結果,他生動的指出了物、孔、像三者之間的直線關系。此外,沈括還運用光的直線傳播原理形象的說明了月相的變化規律和日月蝕的成因。在《夢溪筆談》中,沈括還對凹面鏡成像、凹凸鏡的放大和縮小作用作了通俗生動的論述。他對我國古代傳下來的所謂“透光鏡”的透光原因也作了一些科學解釋,推動了後來對“透光鏡”的研究。

 

  在聲學方面,沈括在《夢溪筆談》中精心設計了一個聲學共振實驗。他剪了一個紙人,把它固定在一根弦上,彈動和該弦頻率成簡單整數比的弦時,它就振動使紙人跳躍,而彈其它弦時,紙人則不動。沈括把這種現象叫做“應聲”。用這種方法顯示共振是沈括的首創。在西方,直到十五世紀,意大利人才開始做共振實驗。至今,在某些國家和地區的中學物理課堂上,教師還使用這個方法給學生做關于共振現象的演示實驗。 

 

政治上的沈括

 

  在以立德、立言、立功爲“三不朽”的傳統中國,産生偉大科學家很難。不過宋代卻出現了一位百科全書式的科學家,他是地理學家、物理學家、數學家、化學家、醫學家、天文學家,還是水利專家、兵器專家、軍事家,寫下了科學經典《夢溪筆談》。他就是現代人熟知的沈括。 

 

  然而,在諸多偉大稱譽之外,沈括還是一個檢舉揭發的“高手”,非常“小人”地幹過文字獄的勾當。沈括的理性求實精神,到了政治生活中卻消失了。他政治嗅覺異常靈敏,善于在別人的詩文中嗅出異味,捕風捉影,“上綱上線”。沈括檢舉揭發的對象,是中國文學的巅峰人物——蘇轼。南宋初王铚《元祐補錄》記載了沈括的這一醜事。 

 

  沈括生于1031年,大蘇轼五歲,卻晚他六年中進士。中國科學與人文的兩位大師很有緣分,在“皇家圖書館”做過同事。1065年,蘇轼進入史館,而沈括在前一年調入昭文館工作。北宋沿唐制,以史館昭文館集賢院爲三館,通名崇文院 

 

  短暫的同事經曆後,蘇轼于1066年父喪後回鄉兩年多,等他再返回,就與沈括走上了不同的政治道路。1069年(宋神宗熙甯二年),王安石被任命做宰相,進行了激進的改革。沈括受到王安石的信任和器重,擔任過管理全國財政的最高長官三司使等許多重要官職。蘇轼卻與改革總設計師王安石意見相左,他與“保守黨”領袖司馬光一起,組成著名的反對派。

 

  由于獲得了皇上的信任,王安石的改革自是無人能擋。1071年,作爲反對派代表,蘇轼下放到了杭州擔任“二把手”的通判一職。當時,他已成了最著名的青年作家,連皇上的奶奶都是他的“粉絲”。其間,沈括作爲“中央督察”,到杭州檢查浙江農田水利建設。臨行前,宋神宗告訴沈括:“蘇轼通判杭州,卿其善遇之。” 

 

  到了杭州,雖然政見不同,詩人蘇轼還是把沈括當老同事、好朋友。年長的沈括表面上也該相當和善吧,“與轼論舊”,把蘇轼的新作抄錄了一通。但回到首都,他立即用附箋的方式,把認爲是誹謗的詩句一一加以詳細的“注釋”,“發現”、“發明”這些詩句如何居心叵測,反對“改革”,諷刺皇上等等,然後交給了最高領袖。 

 

  不久,蘇轼因爲在詩文中“愚弄朝廷”、“無君臣之義”而入獄,險些喪命。例如蘇轼歌詠桧樹的兩句:“根到九泉無曲處,世間唯有蜇龍知”———“皇帝如飛龍在天,蘇轼卻要向九泉之下尋蜇龍,不臣莫過于此!”這就是文字獄曆史上著名的“烏台詩案”,牽連蘇轼三十多位親友,涉及他一百多首詩詞。 

 

  當然,沈括不是蘇轼入獄的主謀,主謀是王安石手下的李定、舒亶、何正臣、李宜等四人。但他是始作俑者,“烏台詩案”正是以沈括上呈的那些“發現”爲基礎的,“其後李定舒亶論轼詩置獄,實本于括。”

 

  沈括爲何要陷害蘇轼呢?按照余秋雨的說法,“這大概與皇帝在沈括面前說過蘇東坡的好話有關,沈括心中産生了一種默默的對比,不想讓蘇東坡的文化地位高于自己。另一種可能是他深知王安石與蘇東坡政見不同,他投注投到了王安石一邊。” 

 

  嫉妒一般只在差距不大的人中發生。按照沈括在當時的文名,與蘇轼22歲中進士,令文壇領袖歐陽修稱“當避其一頭地”,根本沒有可比基礎,“嫉妒說”根據不足。“政見不同說”也不盡是,政治觀點不同,人們還是可以君子式地互相爭論,未必就要置人于死地。 

 

  筆者理解,沈括的政治選擇確實決定了他與蘇轼的對立,但是,他陷害蘇轼卻是由于道德操守不夠,進入政治漩渦後,隨波逐流、耳濡目染的結果。很不幸,王安石改革大旗一揮,從者卻多爲李定舒亶何正臣李宜等不講“費厄潑賴”精神的投機政客,也是官場大醬缸中無所不爲的高手。他們對不同政見者不擇手段;但是,風向轉的時候,對于自己的戰友也同樣殘酷。

 

 

 

 

  九百多年前王安石領導的改革,想一舉改天換地,挽救宋朝。只可惜,這劑革命的藥太猛,還把沈括這樣的人裹挾進去,制造了文字獄的惡劣案例。而後,這樣的惡的智慧和傳統到了明清兩朝被發揚光大。做過和尚的朱元璋對諸如僧、光、亮、禿之類的詞語很是忌諱,常州府學訓導蔣鎮作《正旦賀表》中有“睿性生智”一句,因“生”與“僧”同,被斬。到了滿清,一句“清風不識字,何故亂翻書”,詩人丟了性命。 

 

  中國皇權專制在北宋畢竟還算寬松,如果在明清,蘇轼早就沒命了。結果,蘇轼在監獄中被關押130天,被下放到湖北黃岡。在那裏,曆經囹圄、死裏逃生的蘇轼蟬蛹脫繭,寫出了中國文學史上不朽作品赤壁三詠,即《念奴嬌·赤壁懷古》、《前赤壁賦》、《後赤壁賦》。沈括很幸運,他也算這些偉大作品的間接的“助産士”。 

 

   沈括墓,位于杭州市余杭區安溪下溪灣太平山南麓,東明山森林公園內。早年遭受破壞,2001年沈括墓修複工程在杭州市委、余杭區委的重視下,于同年9月28日竣工。重修後的沈括墓爲宋代風格,現已成爲杭州曆史文化名城的又一景點。沈括墓爲杭州市文物保護單位。

 

 

 

推薦活動

© 2014 杭州市文化廣電旅遊網 版權所有 浙ICP備05017009號 創意設計:潤嘉科技

杭州文廣旅遊發布

官方微博

96123

旅遊投訴熱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