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中文
手機網
民宿網
政務網

品味杭州

前往杭州旅遊之前

我們將爲你提供盡量周全的實用資訊。

趙孟頫

分享:

  趙孟頫(1254—1322年)字子昂,號松雪道人,宋太祖後裔,浙江湖州人。趙孟曾撰楹聯題西湖靈隱寺:“龍澗風回,萬壑松濤連海氣;鹫峰雲斂,千年桂月印湖光。”這是流傳至今的西湖最早的楹聯佳作。 

 

  他是趙宋一個沒落貴族,後來與元朝合作。趙孟頫等二十余人是至元二十四年(公元一二八七年)第一批被征召,其後,屢次征召江南士大夫,也有通過趙孟頫而求得利祿職位的。趙孟頫受到元代皇帝的寵愛,“榮際五朝,名滿四海”,官至翰林學士,藝術上成爲元代文人畫的領袖人物。

 

 

  趙孟頫的才華也表現在詩文、書法等各方面,但最受推崇的是他的繪畫。他擅長畫鞍馬人物山水竹石,他的鞍馬人物,就現在所見到的,在畫法上是工整著色的方法,例如有名的《秋郊飲馬圖》畫了馬的多種動態,造型堅實,在構圖上疏密的布置能收到表達主題的效果,還不失傳統的舊規範。他的山水竹石,多是用了簡率的水墨法,富于筆墨趣味。例如他著名的《秀石疏林圖》線紋的熟練活潑和另一著名作品《鵲華秋色圖》畫面上的稚拙的風致爲後人推崇。

 

 

  他的主張可以歸結爲最基本的兩點:標榜複古和提倡筆墨的書法趣味。

 

  他提出繪畫藝術的標准不是作品內容的真實性,而是“古意”。向古人學習不是學習古人怎樣觀察生活與表現生活,而是模仿其“古意”的“筆墨”。他曾說:“作畫貴有古意,若無古意雖工無益。今人但知用筆纖細,敷色濃豔,便自謂能手;殊不知古意既失,百病橫生,豈可觀也。吾所畫似乎簡率,然識者知其近古,故以爲佳。此可爲知者道,不爲不知者說也。”此外,他還有一段話:“宋人畫人物不及唐人遠甚,予刻意學唐人殆欲盡去宋人筆墨。”這裏,他坦率地承認他反對宋代的繪畫傳統,特別是宋代繪畫的主導畫院。

 

  趙孟頫提倡筆墨的書法趣味。他在《秀石疏林圖》後面的自題詩很有名:”石如飛白木如籀,寫竹還應八法通,若也有人能會此,須知書畫本來同。”在這裏他再三強調的不是形象的真實與筆墨的關系,而是孤立地談繪畫筆墨與書法一致性。筆墨趣味不應一概地加以反對的,但如果離開了藝術是形象的反映生活的原則來談筆墨趣味,其真正含意就是取消作品的內容,或置作品內容于次要地位,也就離開了現實主義的藝術觀點。

 

 

  趙孟頫的鞍馬人物畫的複古風氣影響到他的兒子趙雍和朋友任仁發。

 

  任仁發(公元一二五四一三二七年)字子明,號月山,松江人,是元代水利學家,藝術上能從古代繪畫中推陳出新,有一定程度的自己創造,在元代是一個較重要的畫家。他的《二馬圖》畫一匹肥馬、一匹瘦馬,在題詩中說明是對于貪官汙吏的諷刺。他的《張果見明皇圖》生動地描寫了張果以法術吸引人們的興趣的情景。

 

  王淵是優秀的花鳥畫家,也受複古思想的影響。據說他得到趙孟頫的親自的指教,所以他的畫“皆師古人,無一筆院體”。他的富麗的裝飾風格和描繪技術很引起重視。

 

  趙孟頫的鞍馬人物遠不如他的山水竹石的影響範圍之大。一些有名的元代士大夫山水畫家都是和他有關系的:高克恭、曹知白、商琦、唐棣、朱德潤、陳琳、崔彥輔、王蒙、黃公裏。因而造成元代後期士大夫山水畫的發展,所謂“元四大家”是其中有代表性的畫家。

 

 

趙孟頫《杭州福神觀記》

 

 

    《杭州福神觀記》是一篇碑記,由著名文學家鄧文原撰文,記述道教領袖張惟一委派崔汝晉重建位于西湖斷橋之側的福神觀之始末。趙孟頫書此碑記于元延祐七年(1320年),時已67歲,屬其極晚年作品,已臻“人書俱老,爐火純青”的境界。作品以烏絲界欄。字體主要取法唐代李邕,參以己意,雄健開張,用筆圓勁渾厚。全文七百余字一氣呵成,功力非凡。當年應曾上石,今碑已佚,唯此墨迹存世。   

推薦活動

© 2014 杭州市文化廣電旅遊網 版權所有 浙ICP備05017009號 創意設計:潤嘉科技

杭州文廣旅遊發布

官方微博

96123

旅遊投訴熱線